星座之家   >   風水命理   >   靈異   >  正文

林則徐親筆記載靈異事件晚清軍機大臣王鼎冤死府上!

林則徐遣戍新疆期間,經常接到京中親朋好友的來信,敘述都門內的所見所聞,他特地將其中一些有價值的材料抄錄下來,匯編成一本名叫《輭(ruǎn)塵私議》的筆記,其中記載了一樁詭異莫名的靈異事件,有個人死后陰靈不散,“猶著行裝,時往來海淀,日昃輒見之”——這個人就是他的好友、軍機大臣王鼎。

林則徐遣戍突“改道”

林則徐親筆記載靈異事件晚清軍機大臣王鼎冤死府上!

(林則徐)

1841年7月13日(道光二十一年五月二十五日),正在浙江鎮海前線積極參與海防建設,準備與英國侵略者繼續周旋的林則徐,接到道光帝遣戍的命令:“從重發往新疆伊犁,效力贖罪”。

此前已經被一貶再貶的他,真的做到了在詩中述懷的那句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”,拔腿就走。誰知剛剛走到揚州,就突然接到諭旨,讓他先別這么瀟灑地“一路向西”,改道去河南開封。

原因很簡單,國家又出事了。

這一年的8月,河南祥符堤防決口,黃河泛濫,“漫決之處已刷寬八十余丈”,開封城被洪水圍困,當地官員束手無策,清廷急命軍機大臣王鼎趕赴河南治水。王鼎跟道光帝伸手要人:治水可以,但是您得把林則徐給我派來做助手。

林則徐親筆記載靈異事件晚清軍機大臣王鼎冤死府上!

(王鼎)

道光帝立刻同意了,因為林則徐曾經做過東河河道總督,是治河能手,所以才有了前面說的那道諭旨。林則徐立刻趕赴開封城,這個在鴉片戰爭中一心為國卻遭到不公正待遇,按照我們的理解本應對國事心灰意冷的人,卻以驚人的熱情投入了治河工作中,日夜奔波,櫛風沐雨,親自督率民工挑土筑壩,用了半年時間,終于將黃河堤岸決口勝利合龍。王鼎上奏道光帝:林則徐治河居功至偉,論功行賞應是第一,請求撤銷遣戍的命令,讓他繼續為國家效力。

但是收到的卻是冷冰冰的諭旨:“林則徐于合龍后,著仍往伊犁。”

王鼎不免老淚縱橫,林則徐卻以一句“余生豈惜投豺虎,群策當思制犬羊”相贈,毅然決然地再次踏上前往伊犁的旅途。

到達戍所——伊犁惠遠城之后,林則徐找伊犁將軍布彥泰“簽到”,有點出乎他意料的是,他受到了非常熱情的歡迎。原來在布彥泰和新疆地方官員心中,林則徐虎門銷煙、發起抗英斗爭,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民族英雄,這樣的人被貶到伊犁,實在是新疆之幸——事實證明,這個論斷一點都沒有錯。在新疆兩年多的時間里,林則徐興修水利、墾荒屯田、加強塞防、繪制地圖,毫不夸張地說,他給新疆人民帶來的福澤一直延續到今天。

但是,在遣戍的歲月中,有一件事情一直橫亙在林則徐的心中,每思有痛,那就是老友王鼎的死。

穆彰阿奸相擅官斗”

黃河堤岸決口合龍之后,總辦河務的軍機大臣王鼎回到京城,向道光帝力薦林則徐:國家正值多事之秋,把這么一個雄才大略的臣子戍邊,實在是匪夷所思。但是道光帝不允。偏偏奕經在浙江戰敗,清廷對英國又興起“議撫”之論,尤其是首席軍機大臣穆彰阿,積極支持與英國人講和,引起了王鼎的切齒痛恨。

林則徐親筆記載靈異事件晚清軍機大臣王鼎冤死府上!

(穆彰阿)

王鼎性情剛直,與“陰柔以售其奸”的穆彰阿本就不和,加上看著以身許國的林則徐屢遭躓踣,而穆彰阿這種庸佞之輩卻風光無限,便“每相見,輒厲聲詬罵”,但穆彰阿自有宰相涵養,“笑而避之”,倒顯得王鼎缺乏官場混子都特別講究的“雅量”。王鼎更加氣憤,當著道光帝的面罵穆彰阿是秦檜嚴嵩一類的奸臣,道光帝很生氣,王鼎上去拽著他的衣服“廷諍更苦”,然而皇帝還是拂袖而去。

王鼎“是夕自縊”。

王鼎的本意是“尸諫”,希望自己的死能讓道光帝清醒過來,因此在遺疏中特別寫道:“條約不可輕許,惡例不可輕開;穆不可任,林不可棄!”

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卻可謂“驚天逆轉”。

陳孚恩死棋出活著

晚清著名的外交家、洋務運動的重要代表人物薛福成,在《庸盦(ān)筆記》一書中,對這件奇事的前后經過,有過詳細的講述。

王鼎自縊的第二天一大早,正當上早朝的時候,軍機大臣之中,唯獨王鼎沒有到。軍機章京陳孚恩向來機警干練,覺得事情有異,便駕車趕往王鼎的府邸,“其家方搶攘無措,尸猶未解下。”陳孚恩趕忙“命其家人急解之,檢衣帶中得其遺疏,其大旨皆劾穆相而薦林公也”。

林則徐親筆記載靈異事件晚清軍機大臣王鼎冤死府上!

(陳孚恩)

到此為止,事情正常的發展應該是:把王鼎自縊的事情上奏朝廷,將其遺疏呈交道光帝,以王鼎在朝野的聲望,勢必對穆彰阿形成沉重打擊。

但有人偏偏就有“死棋里面出活著”的手段!

這個人就是陳孚恩。

陳孚恩只對王鼎的兒子王沆說了很短的一段話:“皇上正在為你老爸總和他唱反調生氣,這個遺疏遞上去,你們家就完了。”

王沆只是個翰林院編修,書呆子一枚,登時嚇住了,不知道該怎么辦,拉著陳孚恩的手泣求指教。

陳孚恩說:“很簡單,把這份遺疏交給我藏起來,我再寫個新的,盡表犬馬戀主之情,你呈給皇上就是。”

這個主意放在今天,頂多是偽造遺囑,但在古代卻是不折不扣的欺君之罪,老實人想都不敢想的!但所謂富貴險中求,陳孚恩就是要豪賭一場,

而偏偏他就押對了寶——王沆居然聽了他的話。

于是,王家向朝廷上報,說王鼎死于“暴病”,道光帝看了偽造的遺疏,十分傷感,給王鼎“晉贈太保,入祀賢良祠”。

而陳孚恩憑著“按住了事兒”,得到穆彰阿的極大信任,“不十年,至兵部尚書,軍機大臣”。

王鼎白死一場。

王鼎“回煞”的真相

兇訊傳到遙遠的伊犁,林則徐傷痛不已,寫下《哭故相王文恪公》的悼詩,其中一句“傷心知己千行淚,灑向平沙大幕風”,極盡悲憤蒼涼之情。

在《輭塵私議》筆記中,林則徐除了記載王鼎陰靈不散,“猶著行裝,時往來海淀,日昃輒見之”的傳聞外,還根據親友的講述,寫了這么一件怪事:“(王鼎)回煞之夕,靈幾前瓷器祭物拋擲齏粉,無一全者。棺前所布灰砂,書一‘人’字甚大,又于前后左右書無數‘人’字,極小,深有寓意……”

所謂“回煞”,是指人死之后,亡靈回家的日子。由于“煞鬼”兇狠,六親不認,“入宅當損人物”,所以全家都要在這一天外出,就是所謂的“避煞”,老北京也叫“躲殃”。北齊顏之推寫的《顏氏家訓》中,有我國關于避煞的較早記載:按照規矩,這一天要請方術之士“門前燃火,戶外列灰”。列灰也叫布灰,在地面撒上草木灰,然后看草木灰上的痕跡,驗“死者所趨”,如果是雞跡就是投生為雞,狗跡就是投生為狗,死者如有冤情,還可能出現其他指認真兇的“密碼”。比如王鼎回煞時,棺材前所布灰砂上的痕跡,分明是指陳自己被無數小人所陷害,死不瞑目。

編輯:小編

今日頭條

小編精選

特別推薦

推薦
熱門推薦
彩票助理计划软件手机版